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关于医院 > 医院文化 > 原创文学 > 正文

我的护士女友

泌尿外科 吴玉平 2021-11-09 17:24:11 民大医院
  女友是民大医院泌尿科的一名护士,作为她的男友我想谈谈自己对于她的工作和这个行业的看法。 
拧不开瓶盖,却能徒手开安瓿
  刚刚认识她的时候,在刚毕业那会。朴朴素素,简简单单的一个小姑娘,头发是中规中矩中举的马尾,笑容明媚,清爽感扑面而来。一见钟情就是这样,紧接着我们开始恋爱了,热恋中,她温婉可人,有小女生的娇羞,记得第一次约会的时候,看电影,百世可乐的瓶盖拧不开,当时我觉得古人说的“柔弱不能自理”就是这个样子。
  实习的时候去医院里看她,左手拿起安瓿的瓶子,右手用力一下掰,听到三声“砰,砰,砰,玻璃掉了,动作干净利索,毫无停滞,那一刻我呆住了,邻家有女初长成,力拔山兮气盖世。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
  “轱辘转”这个词最能概括女朋友的工作。我和她工作每周最少有三天工作是完全不同步的,尤其是要上夜班、二线班的时候,从下午三点半上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,这对人的精力、体力都是莫大的考验。二线班,在原则上今天不用上班,但是不能离开医院几公里以内,要随时准备被叫回去顶班。我一直担心这样的强度身体娇小的她是否能够承受。半夜上班的她每天都会拍凌晨5点半的太阳发给我,生活不同步的日子,她依旧把我们的小家照顾得很好。节假日的时候,需要提前很久安排流程,这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。
双重压力,负重前行
  不光有身体上的辛苦,更难的是紧张的医患关系下不被病人的家属所理解。在李文亮医生的去世时,女友哭得很伤心!当陶勇医生被砍,女友哭得很伤心!在大连理工研究生自杀,女友哭得很伤心!不被理解是常态。她的同事在疫情期间给病人扎针,因为护目镜原因第一次没有扎准,病人扬言要去投诉,之后过来扎针的老奶奶看到之前的情况,要求她必须摘下护目镜扎针;还有化验抽血因为检查人员项目比较多,一个老大爷对护士说:“抽这么多血,你们和医院一样都是吸血的”负能量的东西时时刻刻在接触着,护士又承担了绝大部分的不满情绪。而职业操守、制度规范不允许她们与病人及家属发声任何争执和抱怨的。她们每天都是在身体和精神压力下负重前行。
无辞辛劳,岂惧难关
  其实,我觉得社会对于护士这个群体更多是一些美化,像“白衣天使”,另外就是一些由于医患关系紧张的污名化。但是身为护士的家人,我能够深刻地体会到她们的不容易。在病人面前,她们是无微不至的舒缓者和贴心人,疫情面前,24小时不间断的核酸,三伏天里,无数次的汗流浃背,她们是无所不能的女战士,但其实她们也是普通的辛苦又可爱的人儿,也是父亲的女儿,丈夫的妻子,孩子的母亲。
  “余谨以至诚,,于上帝及会众面前宣誓:终身纯洁,忠贞职守,尽力提高护理之标准;勿为有损之事;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药;慎守病人家务及秘密;竭诚协助医生之诊治,务谋病者之福利。谨誓!”
  当她们要执行誓言的那一刻起,她们便值得世间一切最真挚的赞美!
 
【编辑:杨天宇】

湖北民族大学附属民大医院

值班电话:0718-8301000 8301999
急救电话:0718-8240995 8301120 传真:0718-8247245
医院网址:www.hbmdyy.com.cn
医院地址:湖北省恩施市土桥大道五峰山路2号

微信服务号
微信头条号
本页手机版
Powered by 湖北民族大学附属民大医院 © 2019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管理:医院宣传部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:鄂ICP备19012898号-1 鄂公网安备 42280002001077号